书本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小说 >万事如医 > 第九章 忽视

第九章 忽视(1 / 1)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李临风刚坐到屋里,妾室就张罗摆饭。

因为下大雨,四处涨水,厨房做的鲈鱼和鲥鱼,是李临风最喜欢的口味。

大太太坐下来陪着他,本来就因为他不提外甥的事情不高兴,就不停的唠叨:“老参那么金贵,送礼多可惜?您又不当官,孩子还小,等他长大了内阁说不定换了多少人,我们为什么要去给一个死老头子送礼?”

还是她最珍贵的参,那参还是赵氏活着时候随手送给她的,指望何氏是没门的,她生产的时候都没舍得吃,准备给儿子读书时候用。

李临风重重的敲着筷子,语气中透着嫌弃和不耐烦道:“老二已经在五品上呆了六年了,眼看又到了京查的时候,这次他被东李那边连累了,怕要降职,我不得帮他操持吗……你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东西二李已经出五服了。

早些年西李一直靠东李接济照顾过活。

直到西李出了李临泉,经人介绍娶了家财万贯的赵氏,凭着赵家的人脉和钱财李临泉之前一直官运亨通。

可赵家毕竟只是个商户,有本事的赵老太爷死了,李临泉再想往上爬,就不止是钱的问题,根基太浅。

本来杏云候之前还能提携他们,因为李临泉把女儿送走再续弦,杏云候自此就不见西李的人。

如果只是停滞不前还好,可杏云候活着的时候他们没借什么大光,如今杏云候谋反,锦衣卫抄家那天还问了西李的族谱,好在他们是分开的,不然可能要将西李一并算进去。

李临泉再升官很艰难了,不走下坡里他们就烧高香了。

大夫人将擦嘴的帕子往桌子上一摔,表达着自己的强烈不满:“我就知道你是为了他,你说的都对,可是赵氏的钱都在他们手里,如果真的想要你来操持为什么不肯送点钱过来?那个何氏眼皮子浅的,反而一点地租子却要提前几个月来催,我凭什么给她?因为她脸大?因为她心肠黑?话我跟你说明白了,我才不会拿我的救命参去给两条狼跑人脉……”

两个人车轱辘话来来去去的争辩,都说食不言寝不语,他们却吵了好久。

等李临风吃饭,晌午都过了一个时辰了。

李临风抻个懒腰要妾室伺候他休息,一边对已被他说服了的大夫人道:“虽然老二不是东西,可是如果他下来了,那他会更不是个东西,会跟我们抢老家的产业,你还是赶紧安排人去送参。”

自始自终没有提如意的事。

等她走了,大夫人的心腹,李临风的老姨娘蒋氏才提起如意来。

“妾方才去问了,厨房并没有给如意他们准备吃的,给忘了,如今厨房的人也去庄子上帮忙了,菜谱都不知道怎么下。”

李大太太肉疼的拿出小库房的钥匙,回过头来没好气的道:“吃什么吃?她老子吃了我一根好参多少钱?饿她半年也攒不回来……一顿饭不吃饿不死的,晚上再说吧。”

蒋姨娘低头:“是!”

大太太忙着去讨好萧太爷,让来请安的女儿先行退下。

二姑娘和三姑娘一起出了院子,他们应该一起回去的,三姑娘突然提议:“姐,你想看傻子吗?我们去看看傻子啊?”

二姑娘跟表哥任聪有约,正好不知道怎么打发碍眼的妹妹,揉着头道:“我头有些晕,睡一觉再去,你先去吧。”

三姑娘听了心里兴奋不已,表哥来了五天了,只在第一天他们远远的笑过,之后一直没机会见面。

二鬼头回去睡觉,她正好可以去见表哥。

大太太给安排住所是跟下人并排的倒罩房,相比较西李五进的大院子,实在有些寒酸。

可海棠还是欢喜的不得了,四处看着,眼里充满希冀和欣喜:“小姐,这里可比尼姑庙好多了,你看这被子,哇,是有棉花的呢,这个柜它竟然有门……大太太对我们比以前好多了……”

直到任何人都不来给他们送饭,也不叫他们去吃饭,海棠饿的肚子咕咕叫。

她抱着肚子,委屈巴巴的跟如意抱怨:“小姐,奴婢饿了,大太太怎么还不叫我们吃饭啊?”

如意刚醒不久,坐在床边迷茫的看着陌生的一切,听海棠问话,她就摸摸海棠的头,温柔的说:“咽口吐沫垫吧垫吧吧。”

海棠:“……”

她苦笑不得道:“人家是真的饿了,难道您不饿吗?您不是最不喜欢挨饿吗?”

看如意眼神木然,她想到了什么,忙道:“可能只是巧合,大太太太忙了,才把咱们忘了的,小姐您别难过。”

如意微笑,她生什么气:“不是忘了,是不尊重。”

没人会忘了顶头上司事,没人会忘记有权有势人的话,因为尊重。

能把亲侄女吃饭的事忘记的人,说到底,没把亲人当人。

“走吧!”如意站起来,海棠亦步亦趋的跟着如意,却还是疑问满满:“干什么去小姐?大太太没有叫我们啊。”

如意没说。

等走到门口,看一路上异常安静的川荷无正精打采的依靠在门框上站着,望着外面的世界发呆,海棠道:“你不饿吗?不去吗?”

去不去的,她都要去的,海棠跟上如意。

川荷对着如意的背影抿了抿嘴唇,目光犹豫片刻,最后还是跟过去了。

如意带着二人很轻松的找到了厨房,除了一条不咬他们的大黄狗意外,一个人都没有。

“小姐您不是一次来吗?您怎么找到的?这里真的没人啊!”

奇门遁甲,五行八卦。

大户人家的宅子都有讲究,所谓阳宅不如阴宅,埋父不如买母,小孩不如埋衣。

为了家族昌明,子孙兴盛,李家的宅院显然也是看过风水的,只要看过风水,就有规律可循,如意虽然记不起人,但是这些东西都在脑袋里,找方位十分轻松。

这没什么,同道中人都知道一二。

海棠闻到了午饭残留的香味,紧了紧裙带,犹豫的低声提醒如意:“大太太不知道我们来,知道会挨骂吧?”

她明明声音颤抖有些害怕,可是并没有离开。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