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小说 >神级狩魔人 > 第二十二章 希里的旅程

第二十二章 希里的旅程(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夜。

点点繁星在天空中勾勒出一条璀璨的银带。

森林外的野地里,一块形状像是乌龟的巨大岩架下。

一匹披着黑色马衣的尼弗迦德军马悠闲地嚼着草茎。

风吹过火堆,扬起的火星和烟雾填满了视野,坐在篝火边,披着银色兜帽斗篷瑟瑟发抖的小女孩打了个喷嚏。

翠绿的眸子泛起一丝晶莹。

“殿下,吃点东西吧…”一个沙哑的男人声响了起来,高大的阴影笼罩住她的身体。

一只手伸到她眼前,掌心躺着一条烤的金黄流油、散发扑鼻肉香的兔腿儿。

虽然没添加任何香料,然而对于一个身体处于高速发育阶段、且饥肠辘辘的孩子来说,这代表无上的美味珍馐。

她眼中深深的渴望一闪而逝,舔了舔湿润的嘴唇,鼻子里轻哼一声倔强地别过脸去,进一步缩紧了身体。

男人在她身前蹲下,露出一张黑色头发、蓝色眼睛、成熟而英俊的脸来,这张脸上带着一丝小心翼翼,打量着公主的时候,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异彩。

就像打量一副精美的瓷器、充满了呵护的欲望。

“你不能一直不吃不喝,否则撑不到目的地,你就会饿死。你大概从来不知道饿死是种什么体验?快要死的时候非常痛苦,”男人观察着女孩儿的秀气的侧脸、绘声绘色地描述,“胃酸就像火焰一样在肚子里烧…顺着食道,从你嗓子眼儿里冒出来。”

女孩儿眼皮跳了一下。

“然后逐渐腐蚀你的舌头、牙齿,和嘴唇…毁掉你这张美丽的小脸,你的身体上也会多出一些可怕的灼痕。”

女孩儿肩膀一颤,银灰色头发下,精致的小脸由白转青,但她抿紧嘴唇、仍然不发一言。

“何必呢殿下?何必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骑士叹了口气,将兔腿儿包在油纸里,又从马鞍袋里掏出一囊水,放在她身边的苔藓上。

“你年纪还小,这些折磨和苦难本不该由你承受,你大可以选择一个更加舒服的方式生活。而且我可以向你保证,用骑士的名誉发誓!只要你乖乖听话,吃饭喝水,别再徒劳地逃跑,回到尼弗迦德之后,你仍能享受到锦衣玉食。你尊荣的身份地位不会有丝毫降低,人们都会尊敬你,爱护你,更有一个至高无上的大人物为你撑腰、没人再敢欺负你!”

尼弗迦德?

一听到这梦魇一般的词,希里立刻攥起小拳头,细密的贝齿咬紧,腮帮子松鼠一样高高鼓起,

“坏蛋!尼弗迦德人入侵我的家!”希里猛地从石头上蹦起,娇小的身躯直面小山一样高大、披着泥泞潮湿的黑色斗篷的尼弗迦德骑士,冲他挥舞拳头,“烧了我家的房子,杀死我的朋友、我的亲人…你们,还想把我掳回去,当成傀儡是吗?”

翠绿的眸子燃烧起愤怒的火焰,奈何小胳膊小腿儿的姿态看上去毫无威慑力。

“我偏不!”

“我绝不让你们如愿!”

“我就算是饿死,也不会跟你回尼弗迦德!”

奶声奶气的咆哮并未让骑士脸色改变分毫,反而绷紧,显得更为严肃和冷漠。

那漆黑的瞳孔,钢铁一样坚硬的下颚骨和鼻梁,在夜色和火焰之中反射出骇人的光芒。

“呜呜…又吓唬我!”希里见威胁和从前一般毫无效果,忍不住向后退了一小步,蹲下身体捂着脸大声啜泣,“外婆、外公…杰洛特…罗伊…快来救我啊…”

哭声随着夜风飘进篝火周边的灌木丛,夜色深处,很远。

卡西尔苦恼又欣慰地揉了揉太阳穴,堂堂尼弗迦德情报部门的干将、伯爵,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被一个孩子搞得束手无策。

若非陛下不信任那群施法者,开个传送门就能把希里带回去。

可若是那样,自己也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这位辛特拉的小公主。

她虽然年纪尚幼,身上却散发着某种惊心动魄的魅力,让人心折,吸引着他情不自禁的关注。

他绝不后悔这一趟的冒险之旅。

“安静,殿下!”卡西尔压低了声音,尽量柔和地劝慰,“别逼我,我不想用强迫性的手段让你闭嘴。”

“呜呜,又凶我!你们都是骗子,都是王八蛋!”

“外公、外婆,你们在哪儿?快来救我呀!”

小公主叛逆性地更加大声地哭鼻子。

卡西尔铁青着脸,开始戴上皮手套。

“簌簌…”

忽然间,卡西尔身后那丛茂密的叶黄杨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颤动。

他动作一顿,绷紧身体,转身,一手按住剑鞘,一手握住剑柄,蓝色的眸子直注视灌木丛里的动静。

而放声大哭的公主也察觉到不对劲儿,喉咙里的哭声猛地消停,她揉了揉红肿得像是桃子的眼睛,收敛了呼吸,鬼鬼祟祟地不停打量身后的灌木丛。

眸光灵动、狡黠。

卡西尔微躬身体,谨慎地朝那边靠近。

脸色一滞。

“哐哐当当”的金属摩擦声响了起来。

跳跃的火光照耀下,一位全身披挂、身形高大骑士竟然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走出灌木丛。

他戴着一个暗金色头盔,顶部有一对猛禽振翅般的羽翼,面部开口呈“Y”字型,露出锐利的眼睛,和半张紧抿的嘴。

头盔样式类似于尼弗迦德黑甲骑士。

最吸引人注意的是他提着一把巨大斩击大剑,随着金属长鞋踩进草地噗嗤声,拖出一条显眼泥泞痕迹。

“尼弗迦德的骑士,立即释放身后无辜的孩子!我以骑士的荣誉起誓,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正义凛然。

“阁下是什么人,你从哪儿来的?”

“游侠骑士,由陶森特而来游历北境,名字不足挂齿。看你装束,堂堂尼弗迦德帝国骑士,为何抛弃骑士的美德,绑架一个孩子?”

盔甲骑士厉声质问。

卡西尔眉头紧皱,这荒郊野外的,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陶森特骑士…但对方久经沙场的气势,行止之间对力量的控制、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我奉尼弗迦德皇家总管之令行事,既然你来自陶森特,就别给我挡道!”

陶森特是尼弗迦德附属国,按理说对方不该为难自己。

“否则耽误军机,小心人头不保!”

“陶森特绝不会助纣为虐!既然阁下不愿束手就擒?来决斗吧!”暗金盔甲的骑士将手中巨大的斩击剑调转了个方向,“做好准备!我要正面进攻!”

说完,暗金骑士毫不理睬卡西尔大声唾骂。

挥舞巨剑朝他头顶劈来。

“唰—”

破空声中,斩击巨剑如山般迎面压下,其势雷霆万钧,好似要将对手一剑劈做两半。

卡西尔瞳孔瞪圆,近乎窒息,

黑色斗篷在劲风中猛然一闪。

卡西尔贴地一滚,躲开了迎面压下来的第一剑,而他原先所处的位置,泥土和野草纷飞,被巨剑斩出一道笔直的沟壑。

暗金头盔下的眼神再次锁定他。

冷汗瞬间湿透了卡西尔的头发和后背。

“哪里钻出来的疯子?日轮在上!难道今天我要死在这儿?”

“聿——”

骏马的嘶鸣撕破了深沉的夜色。

比试之中的两人动作一顿,惊讶地发现,那个披着银色斗篷的小不点,不知怎么地居然爬上了马脖子,匍匐在半截马鞍上,一勒马缰。

苍白精致的小脸,翠绿的眸子从马脖子旁看了过来,充满了得意和兴奋。

希里见过无数次这种飞翼头盔。

那是尼弗迦德的专属。

所以两个人都有问题!

狗咬狗!

“再见了,蠢货!”

“聿—”

隐隐有一股神秘而强大的魔力顺应希里的意志涌入马鞍。

马儿变得乖乖听话,遵从她的意志,甚至无视了主人卡西尔的洪亮口哨,

“哒哒!”

黑马载着背上娇小的公主如离弦之箭般蹿进了灌木丛,绝尘而去!

留下两个骑士在冰冷的夜风中面面相觑。

“该死的,你这个脑袋被驴踢中的白痴!我会禀报上去,让雷蒙德大公砍了你的脑袋!”

“雷蒙德已经开除了我!我现在是自由骑士!我以骑士的名誉起誓,你若不交代前因后果,承认错误,必将付出代价!”

……

哒哒哒——

湍急的马蹄声在草丛中回荡。

尼弗迦德的军马于夜色中奔驰。

希里竭力压低身体,紧贴马脖子,双手抱住马脖子上的鬃毛,夹紧颤抖的双腿,娇小的身体随着身下狂奔的座驾一起一伏,冷风将她精致小脸吹得紧绷、更显苍白。

剧烈的颠簸,似乎随时快要将她抛下马。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