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会员书架
首页 >科幻小说 >虐文系统哭着求我辞职 > 第 30 章(高英礼哪里还不知道是被沈...)

第 30 章(高英礼哪里还不知道是被沈...)(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高英礼哪里还不知道是被沈迎摆了一道?

可乔明菲又不知道,她只冷笑:“没想到高先生居然在自己家里对我下药,对付我一个小人物倒是够慎重,都让我受宠若惊了。”

高英礼沉默了几秒:“不是我做的。”

乔明菲一副‘你拿我当傻子’的表情:“不是高公子,难不成是被你挟持的沈小姐不成?”

还真特么就是这女人,高英礼心道,但也并不打算跟乔明菲争论。

他并不在乎乔明菲对真相认知如何,只是眼神落到了沈迎身上。

沈迎面对他质问的眼神,一副彻底倒戈的狗腿样——

忧他所忧般道:“高公子不必多说,我懂你。”

“这女人无非是仗着拿捏住您的把柄,又自以为看清您不愿卷入斗争的软肋,才敢单枪匹马的上门挑衅。”

“可这蠢货自己都没发现话里的漏洞之大,她说行动机密只有乔家父子二人知道,那她是怎么知道的?”

“不外乎那几个途径,偷听,巧合,猜测,或者她在乔家父子没意识的时候也参与了策划。”

“但不管是哪个,她都不敢将自己之前暴露在乔家父子面前,尤其是乔家正因为行动失败,损失巨大的时候,她这个知情者一定会首先被当做泄密者怀疑。”

“更不用说,乔家又不是没人了,跟高公子您这样地位的人谈判,轮得到她一个小姐跟班?”

“所以我敢打赌,这女人绝对是瞒着所有人来到这里的。她分明是狐假虎威,想拿乔家诈高公子你而已。”

高英礼闻言看着沈迎,很想反问她一句‘你确定狐假虎威的人只有乔明菲?’。

便见沈迎总结道:“所以高公子您只要把这女人扔鲨鱼嘴里,就没有所谓把柄不把柄的事了。”

说着拍了拍高英礼的胸膛:“您的员工是我见过最善于替主人分忧的,因此在明白事情关键后,很干脆的就将这女人药.倒,听后高公子您的决定。”

乔明菲闻言脸色难看:“不愧是高公子,果然狠辣。”

沈迎这一通操作下来,都给高英礼整不会了。

他看着乔明菲,放了对方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只能招来两个人:“先把这女人扔下去看着。”

沈迎连忙吩咐:“对,我们高公子可不养闲人,这女人自己上门挑衅,让高公子处境难办。”

“没道理好吃好喝的招待她,扔她去马厩捡马粪去,不捡没饭吃。”

员工闻言毫不迟疑的点头:“好!”

高英礼火冒三丈:“要不你们全听她的得了。”

员工这才意识到老板好像有不同吩咐,连忙道:“那,要安排客房吗?”

高英礼看着乔明菲,实在对这女人也不爽。

员工面面相觑,这不还是跟沈小姐吩咐的一样嘛。

乔明菲闻言就恨极了,她瞪着沈迎,冷笑了一声:“我以为沈小姐失踪这些日子,一定处境艰难,还想办法拉你出去。”

“是我自以为是了,以沈小姐的本事,在哪个男人那里不是如鱼得水。”

“只是路先生知道他的未婚妻在这里对他的死敌百般顺从吗?”

沈迎耿直道:“他不知道啊,所以唯一有泄密可能的乔小姐,就必须得除掉了。”

乔明菲听出她在针对自己,但听到是这个原因所以欲除她后快的时候,仍是面目扭曲,充满无尽的复杂与不甘:“你根本就不配。”

沈迎就笑了:“配不配的你跟路总说去,你看他赏你一个眼神不?”

“回你一句‘你他妈谁啊,管到我身上了’都算对女士的尊重。”

乔明菲咬牙:“他疯狂寻找你的时候,你却在这里讨好高公子,这种事你敢让路临危知道吗?”

沈迎滚刀肉一样:“怎么不敢?明眼人都看得出我是被逼的。”

“就因为我是路总的未婚妻,就招致偏执变态的高公子觊觎,因为路总没有保护好我,导致我落入高公子手里。”

“我不但失去自由,还被迫出卖色相讨好,这才能换取些许安全和像样的生存空间,就是路总知道了,也会可怜我的苦。”

高英礼听不下去了:“你再说一遍你苦?”

他整个家都快被占领了,只是这话说出来丢人。

沈迎听到他的话,身体瑟缩了一下:“不苦,不苦,高公子对我可好了,我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满足,一点不想回去。”

那强颜欢笑,像是被.枪.指着说出来的话,让高英礼血气上涌。

接着沈迎又将可怜一收,露出黑化扭曲的表情:“所以这种福气,我希望有人陪我一起享受。”

她指着乔明菲道:“高公子,这女人是隐匿于幕后的路总的疯狂爱慕者,比乔明悦那种只会嘴巴上吵吵的货色不一样,为了得到路总,剔除路总身边的女人,她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怎么样,高公子,征服这样的人肯定更有成就感吧?”

乔明菲心里一咯噔,她目眦欲裂的瞪着沈迎,震惊于这女人的恶毒。

高英礼跟路临危从小结仇她是知道的,并且但凡路临危中意的,高英礼必定抢夺,为了恶心对方无所不用其极。

但高英礼却想都不想道:“啊?路临危都记不住脸的一女人,我搭理她个屁。”

沈迎看着高英礼:“还说你的性.癖不是挖墙脚呢?”

高英礼:“……”

感情陷阱在这里等他呢,根本就不是冲着乔明菲去的,而是冲着他来的。

高英礼火冒三丈,难看的笑道:“你很好,今天又让你躲过一劫。”

说完不想再搭理他,率先离开了房间。

而在他离开后,沈迎忙阻止了要架乔明菲下去的两人。

“等等,让我拍张照。”

说着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个手机,凑到虚弱的乔明菲旁边,咔咔就是几张合影自拍。

拍完才将照片存到云端,手机就又被收走了。

高英礼去而复返,扫了眼周围的人道:“以后宅邸内不准出现手机。”

沈迎摊了摊手,做出个无奈的表情,高英礼悻悻的再次离开。

几日相安无事,高英礼也以为当沈迎拍照是为了得意时,事情找上门了。

确切说应该是人直接上门了,这次来的人是乔明悦的哥哥,乔总。

他一见到高英礼便质问:“我把你当朋友,才跟你说掏心窝子的话,你居然背后捅我一刀。”

高英礼心道谁跟傻逼是朋友?面上却露出惊讶:“出了什么事,居然让你这个时候特地跑过来质问我。”

乔总冷笑:“你倒是好手段,我就说那天晚上计划明明很顺利,怎么莫名其妙的人失踪了。”

“原来是你搭的顺风车。高英礼,你不但让我们乔家的计划功亏一篑,现在还好意思落井下石。你真当我们乔家是泥捏的吗?”

高英礼:“你是特地跑过来跟我打哑谜的?”

乔总见他还装傻,便拿出手机,翻开一张照片推到高英礼面前——

“如果不是你,那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我堂妹,她失踪了好几天,原来是落你手里了。”

高英礼看到上面的照片,可不就是沈迎那天拍下的那一张。

他只觉得眼前一黑,好险没被气晕过去。

怒极反笑的道:“把她们给我带过来。”

r/>

沈迎看着倒是好,穿着丝质长裙,整个人悠闲懒散,看着像是刚睡饱了午觉。

对比之下乔明菲可就凄惨了,穿着蓝色的工装服,身上套着橡胶围裙,脚上穿着橡胶筒靴,身上全是马粪味儿。

乔总见状都往后退了几步:“小菲?你怎么了?”

“高英礼你敢这么欺负我妹妹。”

但高英礼理都不带理他,径直起身来到沈迎面前,声音阴冷道:“你干了什么好事。”

沈迎也不装傻,看到乔总脸上便露出鄙夷之色——

“不是吧,我这信息都发出去半天了你才找来,难怪干不过路临危呢。”

“就冲这份磨磨唧唧,对重要信息缺乏行动决断,你拿什么斗?八成还先找了爹对吧?”

乔总被刻薄得脸色胀红:“闭嘴贱人,没你好果子吃。”

沈迎:“这咋还急眼了呢?对送你珍贵消息的人都没一点风度的?”

话才说完,下巴就被高英礼箍着转了回来。

表情危险到了临界点:“理那个蠢货干什么?看着我,回答我。”

沈迎语重心长:“我也是为了高公子你着想,区区乔家,日薄西山一货色,随便一个小角色也敢上门威胁您。”

“我要让他们看看高公子您的魄力和决心,要刚就跟整个乔家刚。”

高英礼闻言,沉默了好一会儿,面上的怒色反而消失。

他坐回椅子上,将人一拉,沈迎便跌坐在了他腿上。

“想逃是吗?”高英礼道:“乔明菲不安全,乔家就安全了?”

“还是说你就是想挑唆乔家跟我对上,好让路临危趁机救你?”

说着高英礼掰过沈迎的脸:“看好了,你是怎么走近自己挖的坟墓。”

然后他冲乔总道:“你可以继续说了。”

乔总来之前想了无数话术,说到底他们乔家并不敢同时跟路家和高家开战。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