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小说 >面具型人格 >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闻冬尾音未落,整个人就被季凛大力向后掼了一步,背部近乎要抵在斑驳墙壁上。

不过预想之中的疼痛亦或冰冷都没有到来,相反,后脑勺及背部传递而来的温热清晰可感——

是季凛将两只手掌分别垫在了他身后。

季凛靠得很近,近到闻冬能够清晰感觉到他鼻间粗沉的呼吸,胸腔内剧烈的心跳。

闻冬觉得自己的呼吸也在变得愈发紧促,心跳愈发活跃。

他垂下眸,精致喉结微动,本能般做了个吞咽动作。

下一秒,季凛忽然低头,埋首在他颈侧轻嗅。

姿态像极了某种面对可口猎物时候的大型猛兽。

温热鼻息肆无忌惮喷洒在闻冬颈侧,准确来说,是那微小伤口的边缘。

闻冬感觉不到丝毫疼痛,只觉得一阵酥痒,激得他脖颈上的皮肤都在为之颤栗。

“闻冬,”季凛略含哑意的温沉嗓音贴在他耳畔响起,语气好似喟叹,“你闻起来真的很美味。”

此时此刻,闻冬整个人都被季凛笼罩住了,这其实是个处于绝对劣势的姿态,可他唇角勾起来,语气却又分明是不甘示弱甚至充满蛊惑的:“吃起来会更美味的,季先生,你真的不想试试看吗?”

话音未落,闻冬就能够明显感觉到喷洒在他耳廓与颈侧的呼吸变得更为急促了两分,季凛就像在竭尽所能,克制即将从心底失控挣脱的疯兽。

片刻后,他就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一般忽然有了动作,一手揽在闻冬的腰后,另一手托住了闻冬的腿弯,将闻冬直直打横抱了起来。

“不,”季凛薄唇微动,言简意赅道,“这里很脏。”

闻冬这一次没有推拒季凛的怀抱,反而配合抬手环住了他的脖颈。

走出楼道门的时候,闻冬听到了身后紧随而来的两道脚步声,应该是唐初押着韩扬下来了。

唇角微挑了挑,闻冬直觉认为季凛说的这个“脏”,大概不仅仅是指筒子楼客观的破败环境。

黑色ne就停在楼下,季凛动作利落开锁拉开车门,径直将闻冬安稳放在了宽敞后座。

像是有一秒钟的迟疑,季凛还是没有直接走去驾驶位,而是也一同坐进了后座。

闻冬靠在宽厚座椅椅背里侧头看他,笑盈盈挑衅道:“季先生,你对现在这个就餐环境可还满意?”

垂眸盯着闻冬上扬的唇角看了两秒钟,季凛舌尖掠过犬齿,蓦地笑了笑,“看来小闻先生对我的克制力,是真的盲目信任。”

闻冬唇角笑容扩大,他薄唇动了动,想说“我并不是信任你的克制力,相反,我非常期待你失控”,可大概是在过度安眠药与先前淋了雨的双重作用下,闻冬一张口就猛然激出一阵剧咳。

季凛低叹一声,从收纳柜中取出一个小型医药箱,打开,从中取出消毒湿巾和酒精棉球。

抽了一张消毒湿巾认真擦拭自己的手指,季凛温沉道:“小闻先生想表达信任的急切心情我能理解,不过以你目前的状态来看,还是暂时闭目养神最好。”

闻冬:“”

表达信任个螺旋棒棒锤!

他闭嘴不再说话了,目光落在季凛安静动作的修长手指上。

季凛将手指一根根擦拭干净,转而夹出一颗酒精棉球,拇指食指轻轻捏住,覆上了闻冬脖颈上的微小伤口,轻轻擦拭。

他动作极尽温柔,甚至隐含两分珍重意味,让人完全想象不到这双手握着枪的模样,又是怎样一番截然相反的凌厉。

闻冬极其不适应这样被照顾的状态,他肩膀绷得很紧,忍不住偏开视线,转移话题道:“季先生,你难道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我是指案情方面。”

季凛动作微滞一瞬,他摇了摇头,温声道:“案情方面,暂时还没有。”

闻冬一怔,随即便了然。

也对,以季凛的洞悉能力,能猜透他的计划确实毫不意外。

季凛确实猜得出来。

从他看到闻冬微信里发给他的那句“诗”,到得知音乐之家那间琴房有明显的奶茶味道残留,季凛就已经将闻冬的计划参透了个大概——

闻冬一定是通过何种方式,知道了或者说至少猜到了韩扬最初递给他的奶茶有问题,也隐约察觉到了韩扬对他起了杀意,因此佯装无意将奶茶打翻了,还特意留下一滴在钢琴上以方便警方发现,韩扬第一步计划未得逞,自然会提出想要再给闻冬买一杯奶茶,闻冬便特意跟随他去了。

不过以闻冬现在的状态来看,很显然,这第二杯奶茶也是下了安眠药的,能够在闻冬眼前下药,唯一的方法就是主动帮闻冬戳吸管,借此机会将磨碎的安眠药粉从吸管中顺进去,闻冬当然察觉到了,但他选择将计就计——喝下去。

不过显然,闻冬特意延缓了喝的速度,以尽可能使自己保持清醒,之后等被韩扬带到了那幢筒子楼楼顶,再给自己传递出一条消息。

季凛在当时瞬息间便想到了这个程度,现在再在脑海中过一遍,甚至连细节都补充完整了。

比如在韩扬眼前传递出信息并不容易,因此闻冬故意隐晦写了句看似没什么文采的诗,并且为了不引起韩扬怀疑,闻冬一定会装作这诗是写给韩扬的,给韩扬也发了一条一样的。

比如为了以防万一真的睡着了,手机落到韩扬手里会引起大麻烦,因此闻冬是自己主动关机的,还会特意骗韩扬说手机没电了。

再比如

比如闻冬并没有传递消息之后就此停下,他应该一直还在通过语言诱导韩扬对他真正出手。

因为从一开始,闻冬要的就不是自己“获救”,而是彻底定死韩扬,让他不再有任何脱罪的可能。

所以案情方面,季凛真的没有想问的。

他想问的是

消毒完毕,打开一个创口贴认真替闻冬贴好,季凛沉声开口:“闻冬,你有没有想过万一?”

闻冬的计划乍一看去没什么问题,但其实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万一那杯奶茶里下的不止是安眠药这么简单,万一在我赶来之前你没有坚持住先睡着了,万一韩扬不等你睡着就动了手,万一我根本没理解你那句“诗”里真正隐含的意思

太多万一了,倘若这其中任何一条变成现实,闻冬现在可能就不会安稳在这了。

季凛后面没说出口的话,闻冬自然都听得懂。

但他只是微微愣了一下,唇角就又扬了起来,避重就轻般道:“没有万一,季先生,我之前就说过了,你是我非常完美的合作伙伴,你与我的配合天衣无缝。”

季凛没有回答,他移开目光,手指搭上了车门把手,准备将门打开,回到驾驶位上。

可闻冬白皙细瘦的手指蓦然搭了上来。

那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力道,只是虚虚搭着,可季凛却就此顿住,不再动作分毫。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