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小说 >面具型人格 > 第2章 第二章

第2章 第二章(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不过,那只是极其短暂的一瞬。

短暂到闻冬只是眨了下眼,再看去时候,与他相距对角线,隔着人群遥遥相望的男人,唇角就已勾起了温和弧度。

之前强烈有如实质的侵略性,更是早已消弭无踪,甚至让闻冬起了一瞬的怀疑,怀疑是自己刚刚眼花,亦或是感官出了问题,好像这男人,从始至终都是这么温和无害的,就像他身上的草木香气一样。

男人就带着这样的温柔笑意,朝闻冬举了举酒杯,微微点了下头。

其实这个动作放在酒吧这种地方,是有那么两分挑逗一般的暗示意味的,然而,此时此刻,它由这男人做出来,却丝毫不显得轻佻,反而格外风度翩翩,好似彬彬有礼的邀请。

不过,说是邀请,男人又好像丝毫不在意是否会得到闻冬的回应,他自顾自将酒杯举到唇边,低头喝了一口,喝完,就不再看闻冬一眼,将头又偏了回去。

闻冬不自觉望着那道侧影又看了两秒,下意识也举起酒杯,喝尽了杯中最后一口酒。

冰凉而辛辣的酒液刺激着闻冬的味蕾,同时也刺激着他的神经,让闻冬终于彻底回了神。

不可否认,在这个当下,他对不远处的男人产生了浓厚的好奇。

就像是他早已习惯了身边的每个人,在他面前都是透明无遮拦的,却唯独这个男人,周身都像笼在一层薄雾里,让闻冬看不真切,读不透彻。

思忖间,闻冬看见不远处的男人身边,又走来了另一个男人。

大概确实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走来的男人有着同样引人注目的外表,金丝边眼镜与卡其色的长款风衣完美烘托出了他的斯文气质,是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模样。

不过他的气息倒没有什么特别,至少闻冬没再发觉任何有别于其他人的味道。

斯文男人在对面空座上坐了下来——

“在看什么?”他脱掉长风衣,一边一丝不苟地叠好放在一旁,一边随口问季凛。

季凛抬起头,唇角就又勾出了恰到好处的弧度,他随手朝席应宗晃了下手机屏幕,语气关切:“看时间,席医生一向守时,今天竟然迟到了一刻钟,是碰到什么事了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席应宗怔了一下,笑了,“没什么事,就是临出门给邻居家帮了个小忙,没留神就耽误了,不好意思,别担心。”

季凛点了下头,“没事就好。”

他并不追问“帮了什么忙”,席应宗也不多解释,而是转口道:“可我刚刚问的不是这个,我是在问——我从进门就看到你了,你之前一直侧头看着…演出台那个方向,朝谁举杯呢?”

问到最后,席应宗那双隐在镜片后的眼睛,已经染上了明显的戏谑意味。

像是没想到他注意到了这个,季凛微怔一瞬,又很快恢复如常,答得坦诚而直白:“一个男孩。”

季凛说这话的时候,唇角依然是勾着的,语气也极尽温和,与他不熟悉的人大概会以为,他确实对口中这个男孩有两分兴趣。

然而席应宗只是“啧”了一声,不以为然。

没办法,谁让季凛说起“一只猫”,“一本书”,甚至是“一位嫌疑人”,都能是这样的神情,这样的语气?

不再就这个没意义的话题继续讨论,席应宗接过季凛给他早已倒好酒,还加好冰块的酒杯喝了一口,视线无意识般在整个酒吧扫了一圈,忽然问:“哎季凛,你说做你们侧写师这行的,会不会都有职业病,平时不论走哪碰到什么人,都想分析侧写一下?”

季凛古怪看了席应宗一眼,不答反问:“那做你们外科医生这行的,难道平时碰到什么人,也都想开膛破肚一下?”

这话把席应宗问乐了,他端着酒杯笑得不行,杯中酒液都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荡,“我疯了?我是想坐在这跟你喝酒,可并不想坐进你们审讯室里喝茶。”

季凛也笑,他没说话,端起酒杯和席应宗碰了一下。

“不过话说回来,”席应宗喝了口酒,又转口道,“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不然你随便给我分析分析?”

季凛温声问:“分析什么?”

“随意,”席应宗换了个坐姿,闲散倚靠在沙发靠背上,随手朝一个方向指了指,“就这两人,行吗?”

季凛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离他们不远的那桌,坐着一对小情侣。

季凛思忖两秒,淡然开口,语气不紧不慢,连贯而条理清晰:“男生头发出油了,说明至少今天没洗过,T恤很皱,领口脏了,说明不太注重个人卫生,不修边幅,当然同时也能一定程度反映出,他对女生的在意程度不够,并不在意自己在女生眼中的形象。眼下青影很重,应该是长期熬夜,可能是熬夜打游戏,也可能熬夜学习工作,但他手机壳是一个游戏角色,垂下来的右手腕根处有茧,是长时间手腕底部和鼠标垫摩擦形成的,所以推测应该是熬夜打游戏的可能性更大。再有,体型不佳,腹部脂肪堆积,一杯酒兑了四分之三的可乐,综上,可以基本刻画出一个标准宅男的形象。”

席应宗听得认真,在季凛话音落下时候,立刻就竖起了大拇指,由衷道:“牛逼,细节大师就是你!”

夸完,他又忍不住感叹:“不过你说,他这种类型的,怎么也能找得上女朋友?”

季凛波澜不惊抛出四个字:“要被甩了。”

席应宗愕然,“这你都知道了?”

季凛淡淡解释道:“这个女生和男生截然相反,她从发型,到妆容,到全身装扮都是精心打理过的,连手上美甲都是新做的,足矣证明她今天要见一个很在意的人,但这个人并不是身边的男生,因为她和男生说话心不在焉,这两分钟里已经看了三次手机,应该是在等什么人的消息,还有一个细节,她面前的酒并没有喝完,刚刚却特意提前补了口红,说明她等的人,应该快到了。”

季凛的尾音才刚刚落下,那桌就走来一个高瘦男生,席应宗还没来及震惊,就眼睁睁看着季凛刚刚分析完的那个女生,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娇羞又欣喜地,挽住了高瘦男生的手臂。

席应宗瞪大眼睛,这次直接鼓起了掌,不禁玩笑道:“预言家,今晚走夜路你可一定跟着我,当心被刀!”

季凛淡笑,刚刚一口气说的话多,有些干燥,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润喉。

席应宗倒像是玩上了瘾,又抬起手指了另一个方向,兴致勃勃道:“哎哎,再来一个,那个戴帽子的。”

季凛侧头去看,就见不远处的另一桌前,面对面坐着两个人,左边是个长发女生,右边则是席应宗刚刚指的,戴鸭舌帽的男生。

两人都是侧对着季凛他们的。

略微思考两秒,季凛坦诚道:“目前信息量不足,不太好分析,从外表来看衣装整洁,鞋也很干净,至少说明他比较注重个人外在形象,另外,刚刚他们桌上果盘被人不小心碰歪了,他立刻就动手将果盘重新摆正,和桌子的水平线完全垂直,加上他的酒杯也放在身体正中间的位置,推测他可能在某些方面有强迫行为,再有的话...比较沉默,一直低头没有和对面女生交流,双手摩挲酒杯的动作说明他正在思考或是有些焦虑,推测可能是有什么话想要对女生说,但还在组织措辞...”

然而,季凛的分析还没完全停下,就见女生忽然凑近那个男生,贴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话。

紧接着,男生就突然笑起来,他停下了摩挲酒杯的动作,一只手揣进口袋,摸索了两下,之后,从口袋中掏出了——

一把呲水枪。

再之后,他毫不犹豫对着女生“扣下了扳机”,呲了女孩一脸水。

季凛那张总是淡定自若的脸罕见地凝滞了一秒,他微顿片刻,终于还是木着脸道:“抱歉,我收回刚刚的推测,他可能就是单纯喝酒喝傻了。”

席应宗毫不客气爆发出一阵大笑。

还没等他笑够,桌边就走来一人,饶是席应宗自己就生得一副好容貌,但看见来人的瞬间,眼底还是不由露出两分惊艳神色——

眼前人一头冷调的闷青色头发,发梢略长,乖顺服帖地垂下,额前发丝微晃,让他略偏修长而灵秀的眉毛半隐半露,一双眼睛大而上挑,在酒吧并不明亮的灯光映衬下,仿若含着水光,潋滟又剔透,皮肤瓷白,连唇色都很浅淡,脖颈纤长,微低着头时勾出的好看弧度,透着股仿佛轻易就会被折断的脆弱感,他穿一件很简约的淡蓝色衬衣,偏偏最顶上的两颗纽扣都没有系,灯光在半遮半掩的精致锁骨上投下一片阴影,又在某个点折射出炫目光泽。

季凛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正是之前那位与他遥遥相望的漂亮男孩。

不过,也是到了这一刻,季凛才发现,男孩的右边锁骨上,竟然还镶嵌着一枚晶莹透亮的锁骨钉。

并不生娇媚,反倒衬得他整个人,都染着一层冷然的性-感。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闻冬弯起唇角,指了指季凛和席应宗中间,那是一个U型沙发,季凛和席应宗相对坐在两头,只有中间的拐角处是空的,闻冬的语气有礼又歉然,“我想问下,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边说,他边朝两人晃了晃手中抱着的画本,认真解释道:“我想画一会儿画,但之前选的位置离演出台太近,有些吵,你们这个位置离得最远,我想会比较安静,我就只是坐在这里,不打扰你们聊天,可以吗?”

他问这话的时候,故意只看着席应宗一人,仿佛先前与他对视的那人不是季凛,而是席应宗一样。

席应宗被他看得不大自在,讨饶般笑了一下,下巴朝对面抬了抬,那意思很明显了——

不要问我,问他!

闻冬这才不紧不慢,将目光转到了季凛身上。

闻冬没再说话,只是微微笑着,朝季凛歪了歪头。

两人对视一瞬,季凛微顿,不过不出一秒,他就又挂上了那副招牌笑容,语气温和而低醇:“当然可以,荣幸之至。”

边这样回答,季凛边侧过身,给闻冬让出了通道,方便他坐进去。

“谢谢!”闻冬又朝季凛绽放了一个格外灿烂的笑容,才侧身进去,在空位上坐了下来。

他说到做到,一坐下,就低头打开了手中画本,握着画笔,一副认真构思的模样。

没人知道,此时此刻,闻冬全部的心神,都几近被身旁的季凛占领。

离得近了,季凛身上散发而出的那股草木气息就越发浓郁,让闻冬犹如置身雾霭缭绕的山林间,闻冬已经很久很久没觉得这样舒服过了,舒服得他近乎沉醉其中。

不过同时,离得近了,从席应宗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也就变得比其他人好辨认了许多。

比如现在,闻冬就能分辨出一种矛盾的味道——有些鲜美,却又有些微微的灼辣,像是加多了佐料的浓汤,并不好闻。

闻冬知道,这是好奇与警惕共存,融合出的味道。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