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小说 >我是偏执仙君的白月光[重生] > 第27章 第27章

第27章 第27章(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似乎是察觉到他们两人要往外逃跑,那只长相似蛇的妖兽的情绪愤怒。

它在灵玉矿脉之中沉睡了百年,本是为了最后的蜕变做准备,吸收灵髓玉的灵气,从蛇化蛟。

不料只差临门一脚的时候,灵髓玉消失不见,它被迫惊醒,蜕变中断。

妖兽扬起头颅,对着窟窿处又是一撞。

“轰隆!”

巨响声回荡在幽深的灵玉矿脉中,裂口被这道蛮横之力撞开。随后那颗妖兽的头颅朝前扑来,它张开了血盆大口,猩红色的蛇信子嘶嘶作响,朝着楚祁与晏久歌的方向咬下。

龙寅剑低鸣。

晏久歌握紧剑柄,灵力顷刻间淬过龙寅剑的剑锋,剑锋挑动寒芒,剑意自成一气,锋锐不可挡。

“——!”

一剑斩落。

下一刻,晦暗的地道中,剑光乍起。

这一剑裹挟着森然的杀意,较之妖兽的凶狠,气势上毫不相让。途经的飞石尘沙化成了齑粉,直直砍向了那妖兽的头颅。

“哐——!”

好似一剑斩在了顽石上,撞出沉重的回响。

只见妖兽回避不及,头顶那三根未完长齐的角刺被斩断。没了角刺后,这头妖兽的模样倒是与蛇无异了。

“嘶嘶——!”

出乎意料的是,尽管妖兽被斩断了角刺,也不见畏惧,反而如同发狂了一般扭动起庞大的身躯,开始在狭小的地道中横冲直撞。

那双蛇瞳中已经猩红一片,带着无尽的恨意。

晏久歌并不恋战,他已经斩掉了这条蛇的角刺,断送了它化蛟的可能。等妖兽体内的蛟气消耗殆尽,实力就会大幅度减弱。

抬手间又是三道剑气落下。

这次晏久歌砍向的是地道之中的灵玉矿。

剧烈的龟裂声不断响起,原先因为妖兽冲撞,灵玉矿已经碎裂了不少,如今被晏久歌补刀,整条矿脉竟是如蛛网扩散般地坍塌起来。

坍塌的矿石落在了妖兽的身前,拦住了它的去路。

虽然拦不了多久,但这点时间对晏久歌来说足够脱困了。

一手持剑,一手揽着楚祁的腰身,晏久歌踏着地道中坠落的矿石,借力朝外赶去。

两人稍稍脱离了险境,楚祁那颗紧绷的心缓和下来。

没那么紧张后,楚祁后知后觉发现,他整个人被晏久歌护在怀里,两人的姿势甚是亲密。

哪怕在之前,他们从来没有这样拥抱过。

从耳畔掠过的劲风卷起了两人的发丝,顺着风向,亲密无间地缠绕在一起。

就连呼吸也全是对方的气息。

楚祁才缓和没多久的心绪又提起,他抱着晏久歌,在心中默念是因为此刻情况紧急,无奈之举。

地道太狭小,他没法朝旁边躲开,当时待在晏久歌的身边是最安全的。

他是医修,又不能御剑。

只是抱一下,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楚祁正在心中默念着。

“阿祁。”

一道熟悉的话语声落在楚祁的耳畔,便教楚祁念了好久的借口尽数做了无用功。

绯色蔓延上了楚祁的耳尖,他眼底闪过一抹慌乱,“怎、怎么了?”

“你别怕,那条蛇如今化蛟失败,最多再挣扎两个时辰,就会丧失力气。”

晏久歌与楚祁离得很近,自然是察觉到了楚祁紧绷的情绪,继而出声安慰他。

“……蛟?”思绪拉回方才的记忆,楚祁想起那头妖兽的模样,似蛇非蛇。

“嗯,修为到一定境界,妖兽可以尝试血脉返祖,蛇本是蛟退化而成。方才那条蛇约莫是在准备蜕化成蛟,它待在灵髓玉的周围已久,身上染上了灵髓玉的气息,又在沉睡,所以才令我们无所察觉。”

若不然,晏久歌会在变故发生之前,将其扼杀。

“原来如此……等等!小金好像没有出来!”楚祁听完晏久歌的解释,忽地想起来,吞金兽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出来。

“它不会有事。”晏久歌丝毫不担心吞金兽的处境,“那条蛇若是愿意咬它一口,就该轮到蛇崩牙了。”

吞金兽会在面临危险的时候,将身体固化成坚硬的金属,到底能有多硬,取决于它们之前吞食过的矿石品质。

这只吞金兽连灵髓玉都啃过,估计肚子里还藏着不少好东西。

短短谈话间,晏久歌带着楚祁从地下出来了。

久违的日光落在两人的身上,照着楚祁耳尖上的一抹红色,愈发明显。

晏久歌眼角余光扫过,便有些挪不开视线。

揽着阿祁腰间的手理应松开。

可晏久歌的思绪全被他与楚祁相拥占据,之前顾着赶路,如今才惊觉,柔软的不止是阿祁的话语声,腰也是。

而楚祁见他们已经到了地面上,便准备松开环抱晏久歌的手,想从这个紧密的拥抱中退开,以缓解自己的情绪。

这时——

“轰隆!!”闷响声自地底传来。

他们脚下的大地在颤动。

带着些许不妙的预感,楚祁停下动作,神色有些迟疑,“那只妖兽该不会从地下追上来了吧?”

晏久歌挑眉,暂时收敛起别的心思,“极有可能,我们先从这座山峦离开。”

妖兽睚眦必报,晏久歌未曾解开身上的禁制,展现出来的实力还不能让它心生畏惧,从地下追上来的可能性很大。

殊不知,造成妖兽狂化的原因,并不止他们两人——还有一只小小的吞金兽。

吞金兽一口叼着角刺,不错,正是曾被晏久歌一剑从妖兽头上斩下来的角刺,一路追着它主人的方向迈开小短腿狂奔。

在吞金兽屁股后面,感知到角刺上蛟气的妖兽,正在愤怒地追着它。

化蛟失败的愤怒已经教妖兽丧失了理智,它几乎是凭借着本能,追着夺走它最重要之物的“人”而去。

闹出这样一番大动静。

矿脉坍塌得更加彻底,沉闷的声响自地底传到了地面上,惊动了这条山峦中栖息的灵兽,令它们惊恐地朝山林外的方向奔逃。

半空中,晏久歌带着楚祁御剑飞行。因为还要等吞金兽出来,他们御剑的速度并不快。

“这只妖兽似乎尤其愤怒,但它为什么不从地上出来,反而在地下追着我们追了一路?”

楚祁有些困惑。

地下全是矿脉,阻力很多,就算妖兽皮糙肉厚,这样横冲直撞亦是会有损耗。

“……”

晏久歌稍稍沉思,这种情况可能是……

“噜噜!!”

这时,一颗金灿灿的圆状之物从地下猛地窜出来,伴随着楚祁熟悉的叫声,朝着他与晏久歌两人的方向飞来。

“小金!”

等了许久的灵宠总算是回来了。

楚祁下意识地伸出手,打算将吞金兽接住。

等接住后,楚祁才发现,他接住的不仅是吞金兽,还有被吞金兽连咬带拖的一大块妖兽角刺。

“噜噜噜。”

嘴巴发出含糊的喊声,吞金兽示意主人要把它嘴上叼着的好东西收起来。

楚祁:“……”

难怪妖兽在地下追了一路,原来都是这个小家伙拖着人家的角刺在前面跑。

在吞金兽催促的目光中,楚祁一言难尽地将妖兽角刺收进乾坤袋里。

随后,他们脚底下的位置一阵地动山摇,那只妖兽循着最后一抹气息,自地下破土而出,气势汹汹地屹立着。

楚祁这才有机会看清那只妖兽的全貌。

是一条体型巨大的蛇,身躯约莫二十尺宽,长度不可估量,还有大半截身躯在地下未曾出来。又因它被斩了角刺,头上有些突兀,看起来更丑陋了一些。

此时,妖兽那双蛇瞳死死地盯着楚祁等人的方向,尖锐的蛇牙上淬满了剧毒。

到了这般田地,双方之间的仇怨已是不死不休。

晏久歌眼眸沉沉,他如今有两个选择,要么解开禁制将妖兽斩杀,要么继续和妖兽你追我赶,等到它力竭虚弱期,再将它斩杀。

前者会在楚祁面前暴露身份,晏久歌不太想。可后者耗费的力气与时间太多,亦是一件麻烦事。

就在晏久歌思索间,周围传来了一阵特殊的空间灵力波动。

云息秘境开启已有好一会儿时间,传送进来的修士不在少数,但运气倒霉,正巧赶上妖兽发狂的修士,着实少见。

一道白光在楚祁与晏久歌两人下方闪过,从外界传送进来了二十名修士,皆是穿着红白配色的御兽门弟子服饰。

巧的是,其中还有他们两人的熟人——云江渺。

*

云江渺带着御兽门弟子才进到云息秘境之中,还未分清楚眼前是什么方位,便被一道凶悍的气息震慑。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妖兽身躯庞大,高到遮天蔽日,阴影将他们这一行人尽数笼罩在其中,极具压迫感。

“糟了。”

云江渺心中咯噔一声,万万没有想到,会在一开始就被传送到妖兽所在的地方。

来不及过多思索,云江渺连忙祭出防御灵器,将同门弟子尽数护在其中。

“嘶嘶!”

妖兽本就处于狂暴状态,眼皮子底下忽地多处一些修士,亦是无法忍耐,直接卷动了还在地下的尾巴,朝着那些修士无差别攻去。

“咔嚓——!”

硕大的蛇尾拍打在防御灵器的屏障上,仅是一个照面,便将其拍了个粉碎。

“咳咳咳!”

实力差距悬殊,云江渺看着地上化作废铁的防御灵器,唇角溢出了鲜血。身为灵器的操控者,灵器作废,他会被灵力反噬,亦不好受。

“云师兄!”

在云江渺身后,原本为妖兽惊惧的御兽门弟子皆是担忧地看着他。他们这行人的修为只有筑基,召唤出来的灵宠对上这只妖兽,因畏惧妖兽身上的威压,全都动弹不得。

而修为最高的云江渺也撑不过一个照面。

他们可能要死了。

心中升起这样的念头,众人脸色苍白一片。

然而,出乎众人的意料,云江渺抬手擦去了唇角的血迹,沉声说道,“大家全部站到我身后去。”

御兽门弟子闻言,纷纷退到云江渺的身后。

半空之上,本来打算出手的晏久歌,看到这一幕后停下动作,低声与楚祁说道,“阿祁,先不要治疗他。”

已经成型的治愈灵术自楚祁手中流转,“可是,以云江渺的实力,打不过这只妖兽吧?”

“他只有金丹初期,自然是打不过的。”甚至还会被妖兽打死。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