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会员书架
首页 >穿越小说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 第48章 【捉虫】很久很久以前巨……

第48章 【捉虫】很久很久以前巨……(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随着素质“白雪女王”的升级,其对应的特技“七号冰”与“冰十八”,也一并升到了烛级。

“七号冰”的结晶速度与晶体硬度都得到了提高,徐徒然对结晶的控力度进一步加强。

打个比方。假如她有一玻璃杯的水,前的徐徒然只能在其中冻出冰层,至冰层的厚薄,这个取决她的精神状态,甚至还有些看脸;而现在的徐徒然……

她起码可确定己冻出的冰层到底有多厚。如果状态好的话,她甚至可一次『性』将整杯水都冻上。

……是有点费玻璃杯。毕竟冰的体积还是水不太一样,全冻上体积膨胀,有点容易炸杯。因此徐徒然只是简单试了两次,确认了下手感作罢了。

至“冰十八”,依旧为消耗点数概率触发的模式,只是技能触发率从50%提升到了65%。徐徒然觉着这个概率看着够高了,遂试着连氪了十点作死值。十连过却一无所获,遂默默放弃,打算回头挑个黄道吉日再说。

……也她没法对作死值系统的面板进行调整,不然这个特技已经滚出她的技能栏了。

值得一提的是,“七号冰”使用会触发“非正常理智”的概率并没改变,依旧是10%。考虑到己略显糟糕的手气,徐徒然似乎突然明白,为什么前己七号冰用了那么久依旧活蹦『乱』跳,直到期为了作死连用,才成功触发了“非正常理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这种手气也算有利有弊了。

至此,她已经有两个能力倾向完成了升级。“混『乱』”为灯,“天灾”为烛。“野兽”与“秩序”都依旧停留在“萤”的阶段,且没有获得对应特技。

而对外,她所称的能力倾向,则为“天灾”、“野兽”“永昼”——因为“野兽”不受重视,“永昼”又纯为谎言,因此这段时间来,她主要的培训方向,只有“天灾”。

照理来说,组织里面一般是很支持天灾倾向的能力者进行升级的。不过徐徒然心里也清楚,己也升级速度快到有点变态了,直接说出去未必是好事,是悄悄瞒了下来。

只在隔天进行最一次培训时,故作无意地提到句己好像在梦中进入了“服务器”,姑且算是为日的炸裂做一个铺垫,让培训老师有点心理准备。

徐徒然这吧,不犯病……不是,不搞事时,其实挺容易让心生好感的。起码从外表上看,安静淡漠有礼貌,为大方不计较,也没什么脾气,是招长辈喜欢的『性』子。

带她那个的培训老师正好年纪也有点大,挺照顾徐徒然的。再加上她次任务表现都不错,虽然有点“『毛』手『毛』脚”。慌『乱』中容易『乱』跑,而且“胆子小”,容易“被吓到”,但整体来看,不拖腿,作为新来说算是合格了。

总那个培训老师对徐徒然还挺有好感的,听她说已经『摸』到了升级的门槛,好一通鼓励,还主动教她如何通过多做任务,去换能够帮助升级的『药』。

“哦对,你有考虑过找搭子吗?或是找一个老师?”末了,培训老师话头忽然一转,“你现在等级低,一个的话,其实能拿到的任务机会不多……当然,你是兼职,还要读书,这种任务本来也该少参与。但如果想换『药』的话,还是得争取……”

徐徒然当然不需要换『药』。她有己的升级路子。不过能够多点任务机会,对她来说总是好的。

“请问这事能详细说说吗?”她好奇道,“搭子老师?”

“搭子是一出任务的伙伴,固定队友。你们账号绑定下,组任务时能一起。老师嘛,是找个老员工先跟着,平时托他带带你。类似一般公司的老带新。”

培训老师解释道:“毕竟我们的任务『性』质特殊,基本都是团体『性』质。有个固定搭档,彼此培养点默契,有时能事半功倍。”

徐徒然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不知为何,第一反应是杨不弃。

不过那家伙,动不动被紧急叫出去,应该没什么时间带新吧?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杨不弃能参与的,一般都是大事件。这种任务,能榨到的作死值总归比一般的多……

徐徒然默默想着,完全没有意识到,己对作死值的描述,已经从“捞”升级成了“榨”。

没办法,前那三个任务油水太少了。好不容易才挤出一百多点,她尽力了。

不管怎样,杨不弃暂时联系不上,徐徒然也没多想这事。她告培训老师,一个在楼里溜达,无意识走到了杨不弃办公室所在的那层,忽听见一阵敲门声。

她好奇过去看了眼,看到个穿着红衣服的女孩,正站在杨不弃的办公室轻轻拍门。

徐徒然安静观察了秒,好心开:“他不在。”

女孩“诶”了一声,转头看她一眼,有些尴尬地搔了搔脸:“这样啊。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去外地了。”徐徒然道,“你找他有急事?”

“也不算急事。”女孩更尴尬了,“茶水间的咖啡机坏了,我想问问能不能蹭一下杨队的……”

杨不弃先前去徐徒然家照顾她时,曾用过一次她家的咖啡机,十惊艳。回来往己办公室也放了个款。这台咖啡机价格当不宜,质量也确实不错,一时引起艳羡,杨不弃索『性』直接在大群里说了,需要用的直接过来借是。

只可惜这妹子来得不巧,正好撞上他出差。

徐徒然“哦”了一声,转身离开。没走步,听身哒哒脚步声响,那红衣妹子又跟了上来。

“我介绍一下,我姓朱。朱棠。”那女孩道,“那个,你是叫徐徒然吧?我前留意过你。”

徐徒然深深看她一眼,嗯了一声,若无其事地打了声招呼。

女孩,姓朱——她想起前蒲晗她说的,那个样是“混『乱』”加“野兽”的妹子。

而且不止她留意过徐徒然,徐徒然实际也留意过她——慈济院内食堂的小甜品『奶』茶都很不错,徐徒然有时培训课结束了,会过去买一些。有次撞上饭点,正好看到这女孩朋友在食堂吃饭。

每一次,她们的目光都会在己身上停留好久。凭借出『色』的听力,徐徒然还总能听见她们的一些窃窃私语。

“是她……最近杨不弃走很近……”

“……也是个公主……杨不弃……很有竞争力……”

“得想个办法……先下手,抢过来……”

徐徒然:“……”

不知为啥,总觉得似乎卷进了什么麻烦。她再次瞟了眼旁边的女孩,刚准备开说拜拜,朱棠已经抢先道:“今天食堂里有蓝莓华夫饼金桔柠檬茶,你要去看看吗?”

徐徒然脚步一顿,怀疑地看了过去。朱棠笑容僵了一下:“那些是餐厅的明星菜品,我猜你可能会喜欢而已。”

徐徒然:“……”

她想了想,主动往楼道里面走了走,又朝朱棠招了招手。朱棠左右望了望,不明所地走了过去:“怎么?”

“没怎么。想先跟你聊一聊。”徐徒然直接道,缓缓抱起胳膊。

“我这呢,不太喜欢事情拖到吃饭的时候。而且你也说了,蓝莓华夫饼很容易卖光。所,我们俩还是速战速决,好吧?”

她冲着朱棠笑了一下,不带任何恶意:“你你的两个小伙伴,盯着我起码有三天了。不光是在食堂,前培训课结束也有见到你们在外面晃悠……”

“请告诉我,你们到底想干嘛,行吗?”

朱棠:“……”

徐徒然耐心很好地偏头:“怎么,是不方说吗?”

“……倒也不是。”朱棠搔了搔头发,默了一下,竟是不太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我本来是有准备计划的,循序渐进的那种。但你突然来这一下,反客为主了……给我整不会了有点……”

徐徒然:“?”

“……稍微有点难启齿……”朱棠闭眼斟酌了片刻,呼出气,“算了,我还是直接问吧。”

“你杨不弃,现在的关系算是固定下来了吗?”

徐徒然:“……”

她莫名其妙地看着朱棠,刚要开,对方又急急补充一句:“误会,我说的是老带新。”

“我知道你说的是老带新啊。”徐徒然更加莫名其妙了,“没有。怎么了?”

朱棠:“也没有什么约定是吗?”

徐徒然蹙眉看她:“没有。”

“那好。”朱棠如释重负,“行,那我直接说了——那个,你不是白雪公主嘛?”

徐徒然:“……?”

“而我们这边——你前看到的那两个小伙伴。她们的素质是长发公主仙女教母。各有一个倾向为烛级。”

徐徒然:“……??”

“我们其实想组一个主题固定队。队名都想好了,叫‘童话镇’。”朱棠一本正经,“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

徐徒然:“……???”

“等等,我捋捋。”她抬起一手,闭了闭眼,“所你们……是想拉我当伙?”

“是当伴。”朱棠认真纠正,“我们是正派,不能用这种奇怪的词——不过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徐徒然简直要被逗乐了:“因为我有个素质是‘白雪公主’?”

“也不全是啦。”朱棠笑了下,“我其实在你加入慈济院前见过你了。”

“?”

“郊区民宿那起事件,我有跟进。”朱棠认真道,“你伴你从民宿里面抬出来的时候,我还见过你呢。只不过你那时候昏着。”

事实上,来杨不弃用道具在民宿中回溯“域”中的情况,当时对徐徒然印象很深。来发现她也来慈济院做培训,素质又正好是非常童话的“白雪公主”,当即起了无论如何要拉过来一起出道的心思。

“……”徐徒然神情复杂地看着她,一时竟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那你一上来先问杨不弃干什么?”

“我看你俩前进出总在一起,怕你俩已经绑上了嘛。”朱棠无奈,“杨不弃等级职位都比我们高。明着他抢也是需要勇气的。”

徐徒然:……活这么大第一次知道己这么抢手。

她认真思索了一会,沉『吟』出声:“也是说,你们组现在是三,拉我是四个……”

“也有可能是五个。”朱棠立刻道,“院里还有一个新,素质是小美鱼。我们也正在接触中。”

……你们这到底是组队呢,还是在搞主题公园啊?

徐徒然颇有些微妙地看了过去,一时打不定主意该怎么回复。朱棠看她沉默,主动道:“当然,你也不用立刻答应。我有准备ppt的,你留个联系方式,回头我发你。你可再考虑下。”

语毕,顿了顿又道:“而且,反正是找队友,又不是找爹。到时候磨合一下,觉得不合适可再散了嘛。”

“我知道你杨不弃关系比较好。但他现在又不在,这段时间,你完全可先的方面接触看看……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嘛。你可多在棵树上挂绳子啊。”

朱棠循循善诱。徐徒然微微挑眉,好奇道:“在此前,我比较好奇。你的素质是什么?”

朱棠还在构思措辞,闻言一怔:“诶?”

“你的素质啊。”徐徒然道,“你们不是童话镇吗?你又是哪个童话物?”

朱棠眨了眨眼,神情变得放松下来:“你猜呢?”

徐徒然扫了眼她身上的红『色』衣裙,不太确定道:“小红帽?”

“不是哦。”朱棠捋起袖子,给她在看己的手腕,只见上面正覆盖着一层细密的鳞片。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恶龙!”

……?

“方的那种,火龙。虽然我不会喷火……不过我能长鳞。”朱棠眨着眼睛,“这鳞片防高温、防利器。很好用的。所看我等级不高,经常有拉我去高危任务……”

徐徒然动作一顿,迅速捕捉关键词:“高危?”

“嗯。”朱棠肯定地点头,“不过你放心。如果我们成功组队了,我肯定会从全队的利益去考虑,尽可能选择适合所有的任务……”

徐徒然:“……”

“倒也不用。”她默了下,道。

朱棠一怔:“?什么意思?”

徐徒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垂眸打量着朱棠腕上的鳞片,面上『露』出思索。

*

又一天。

杨不弃将手机接上充电头。才刚开机,见一大堆消息接连三地跳出来。

浮在最上面的,是来蒲晗的一句脏话。杨不弃不明所地点开对话框,越看越是莫名其妙。

蒲晗:

【杨不弃,你到底行不行啊?我简直不敢信我刚看到的一切!】

【一开始绑定的关系,过命的交情。铺垫都铺到这了还能让挖墙脚,真服了你了。】

【嫂子对你很失望!!】

【上面那句话是菲菲敲的。】

【你真的,反思一下吧。都不忍心说你。太可怜了。[摇头.jpg]】

杨不弃:……?

??!!!

不是,我怎么可怜了?虽然我出差到现在才回来是很辛苦……但也不算可怜吧?

他怎么又“不行”了,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